.

狗狗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狗狗看书 > 火影,盘点那些名场面 > 第191章 你俩什么时候结婚

第191章 你俩什么时候结婚

随着鸣人那高调的告白声浪荡漾开来,木叶村的少女们纷纷心碎了一地。

尽管她们中的许多人也曾怀揣着竞争之心,但雏田的存在却如同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

要知道雏田不仅长得美丽动人,更有着善良温柔的品质,而且她还是日向家族的大小姐。

如此多重buff加身,让那些试图挑战的女生们只能望洋兴叹,自尊心碎了一地,无法与她相提并论。

然而,在这个时刻,这场闹剧的始作俑者——漩涡鸣人,已经被带到了日向家族的大厅之中。

四周,一双双白眼如同冰冷的箭矢,紧紧地盯着他。

鸣人原本以为白眼的能力也就那样,但此时面对这众多的白眼,他只觉得一阵寒意袭来。

尤其是正前方的日足,那强大的压迫力让鸣人感觉如坐针毡,仿佛被无形的力量束缚住了。

在大厅的一端,日足端坐在地,双手插在袖口中,一脸严肃地审视着这个胆敢向自己女儿告白的黄毛小子。

他语气冰冷地问道:“就是你想娶我女儿?”

面对这充满威压的氛围,鸣人虽然感到有些不自在,但正如另一个自己所说,做不做得到,先做了再说!

于是,他鼓起勇气,点了点头,认真回答道:“是的。”

日足冷笑一声,说道:“小子,就算你是水门的儿子,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娶我女儿的。”

鸣人闻言,急忙解释道:“日向大人,我是真心的!”

日足却对此嗤之以鼻,淡淡地说道:“嘴上说说谁都会,所以……”

“所以……”

鸣人不由得重复了日足的话,并咽了咽口水,心中突然涌起一种仿佛踏入了狼窝的感觉。

然而,就在这时,日足的脸色突然一变,露出一副充满八卦的笑脸,询问道:“所以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让鸣人差点没稳住身子摔倒在地。

“父亲大人!”

就在这时,慌慌张张跑过来的雏田刚好撞见了这一幕。

此时的她羞红着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日足见状,打趣道:“别这么说嘛雏田,鸣人这小子无论是身份还是实力,都可以说是乘龙快婿,而且你不也正好喜欢他吗……”

话还没说完,受不了的雏田便直接一记柔拳打了过去,强行让日足“退场”。

随后,她拉着一脸懵逼的鸣人迅速逃离了现场。

与此同时,在鸣人的内心世界里,鸣人(系统空间)正在那里哈哈大笑:“哈哈!父亲还真是老样子。”

九喇嘛也笑着附和道:“当年你去提亲的时候,他也是这个反应。”

九尾也加入了讨论的行列,感叹道:“没想到日足那个老小子竟然是这样。”

鸣人(系统空间)笑吟吟地说道:“毕竟父亲平常要管理整个日向家,所以必须时刻保持严肃,只有在面对儿女的事情上,才能露出原本的样子。”

【漩涡博人:我就没怎么看到过外公严肃的样子。】

【漩涡鸣人:这是当然了,自从日向一族不再区分宗家和分家的待遇后,父亲就很少有过那种表情了。】

【千手柱间:唉?你竟然让日向一族的制度改变了?】

【宇智波斑:竟然能说服那帮翻白眼得倔牛?】

【漩涡鸣人:其实父亲也是想过,但当时想过改变的只有他一个人,所以很难做到,不过后面想改变的宗家人变多,最后由我牵线,父亲开始,这才成功执行。】

【千手扉间:真不愧是你啊,七代目。】

【漩涡鸣人:毕竟这不仅仅是我的一个愿望,同时也是我像一个人许下的承诺,必须完成的承诺。】

把鸣人带到自己的房间后,雏田才鼓起勇气向鸣人道歉:“对不起,鸣人,让你见笑了。”

鸣人立即轻松地打了个哈哈,宽慰道:“没事的,我只是没想到日足大人会有这样的一面。”

接着,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雏田本就难以与鸣人正常交谈,此刻更是在自己的房间,更觉得紧张得无以复加。

而鸣人则因为刚才的表白,内心虽波涛汹涌,表面却努力维持着沉稳。

最终,还是鸣人鼓足勇气,结结巴巴地开口:“所以,刚才的话……我……”

“我,我……”

雏田此时与鸣人独处一室,心中慌乱至极。

对方的身份又是她心仪已久的鸣人,让她几乎要崩溃。

若不是内心充满了喜悦,恐怕又要像以前一样,两眼一黑,晕倒在地。

然而,就在这时,花火的声音突然响起:“姐姐,你倒是说句话啊!”

雏田和鸣人这才发现,花火一直坐在房间的角落里,默默地观察着他们。

“花火,你怎么在这里?”

花火不满地抱怨道:“你忘了吗?我是来找你逛街的,结果你一听到姐夫的声音,就跑出去了。”

“所以,你都看到了?”

雏田颤声问道,花火则点了点头。

“啊!!”

雏田瞬间感到无地自容,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幕,她此刻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没事的雏田……雏田?雏田!!”

看到雏田如此害羞,鸣人赶忙上前安慰。

然而,不安慰还好,鸣人一说话,反而让雏田感觉更加不好意思,紧接着两眼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到雏田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看着和平常没什么区别的房间,雏田迷迷糊糊的起身。

“做梦了吗?”

回想起记忆里最后的画面,鸣人来到她家向她告白。

这种事情应该不可能。

雏田摇摇头,直接把这个美好的景象当做梦境处理。

“嗯?有客人来了!”

听到大厅处传来的声音,雏田赶忙起身整理了一下妆容,毕竟有客人来,她这个大小姐怎么可能躲起来?

然而,当雏田靠近会客厅时,里面的声音也逐渐清晰。

“没想到鸣人会直接这么干!有勇气!”

“当时在办公室里听到还吓了我一跳。”

“别说什么客气的,现在都成亲家了,就等他们小俩口正式结婚了。”

可是声音里怎么有四代目的声音?而且在说什么?结结婚?!!

【漩涡鸣人:毕竟这不仅仅是我的一个愿望,同时也是我像一个人许下的承诺,必须完成的承诺。】

把鸣人带到自己的房间后,雏田才鼓起勇气向鸣人道歉:“对不起,鸣人,让你见笑了。”

鸣人立即轻松地打了个哈哈,宽慰道:“没事的,我只是没想到日足大人会有这样的一面。”

接着,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雏田本就难以与鸣人正常交谈,此刻更是在自己的房间,更觉得紧张得无以复加。

而鸣人则因为刚才的表白,内心虽波涛汹涌,表面却努力维持着沉稳。

最终,还是鸣人鼓足勇气,结结巴巴地开口:“所以,刚才的话……我……”

“我,我……”

雏田此时与鸣人独处一室,心中慌乱至极。

对方的身份又是她心仪已久的鸣人,让她几乎要崩溃。

若不是内心充满了喜悦,恐怕又要像以前一样,两眼一黑,晕倒在地。

然而,就在这时,花火的声音突然响起:“姐姐,你倒是说句话啊!”

雏田和鸣人这才发现,花火一直坐在房间的角落里,默默地观察着他们。

“花火,你怎么在这里?”

花火不满地抱怨道:“你忘了吗?我是来找你逛街的,结果你一听到姐夫的声音,就跑出去了。”

“所以,你都看到了?”

雏田颤声问道,花火则点了点头。

“啊!!”

雏田瞬间感到无地自容,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幕,她此刻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没事的雏田……雏田?雏田!!”

看到雏田如此害羞,鸣人赶忙上前安慰。

然而,不安慰还好,鸣人一说话,反而让雏田感觉更加不好意思,紧接着两眼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到雏田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看着和平常没什么区别的房间,雏田迷迷糊糊的起身。

“做梦了吗?”

回想起记忆里最后的画面,鸣人来到她家向她告白。

这种事情应该不可能。

雏田摇摇头,直接把这个美好的景象当做梦境处理。

“嗯?有客人来了!”

听到大厅处传来的声音,雏田赶忙起身整理了一下妆容,毕竟有客人来,她这个大小姐怎么可能躲起来?

然而,当雏田靠近会客厅时,里面的声音也逐渐清晰。

“没想到鸣人会直接这么干!有勇气!”

“当时在办公室里听到还吓了我一跳。”

“别说什么客气的,现在都成亲家了,就等他们小俩口正式结婚了。”

可是声音里怎么有四代目的声音?而且在说什么?结结婚?!!

【漩涡鸣人:毕竟这不仅仅是我的一个愿望,同时也是我像一个人许下的承诺,必须完成的承诺。】

把鸣人带到自己的房间后,雏田才鼓起勇气向鸣人道歉:“对不起,鸣人,让你见笑了。”

鸣人立即轻松地打了个哈哈,宽慰道:“没事的,我只是没想到日足大人会有这样的一面。”

接着,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雏田本就难以与鸣人正常交谈,此刻更是在自己的房间,更觉得紧张得无以复加。

而鸣人则因为刚才的表白,内心虽波涛汹涌,表面却努力维持着沉稳。

最终,还是鸣人鼓足勇气,结结巴巴地开口:“所以,刚才的话……我……”

“我,我……”

雏田此时与鸣人独处一室,心中慌乱至极。

对方的身份又是她心仪已久的鸣人,让她几乎要崩溃。

若不是内心充满了喜悦,恐怕又要像以前一样,两眼一黑,晕倒在地。

然而,就在这时,花火的声音突然响起:“姐姐,你倒是说句话啊!”

雏田和鸣人这才发现,花火一直坐在房间的角落里,默默地观察着他们。

“花火,你怎么在这里?”

花火不满地抱怨道:“你忘了吗?我是来找你逛街的,结果你一听到姐夫的声音,就跑出去了。”

“所以,你都看到了?”

雏田颤声问道,花火则点了点头。

“啊!!”

雏田瞬间感到无地自容,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幕,她此刻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没事的雏田……雏田?雏田!!”

看到雏田如此害羞,鸣人赶忙上前安慰。

然而,不安慰还好,鸣人一说话,反而让雏田感觉更加不好意思,紧接着两眼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到雏田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看着和平常没什么区别的房间,雏田迷迷糊糊的起身。

“做梦了吗?”

回想起记忆里最后的画面,鸣人来到她家向她告白。

这种事情应该不可能。

雏田摇摇头,直接把这个美好的景象当做梦境处理。

“嗯?有客人来了!”

听到大厅处传来的声音,雏田赶忙起身整理了一下妆容,毕竟有客人来,她这个大小姐怎么可能躲起来?

然而,当雏田靠近会客厅时,里面的声音也逐渐清晰。

“没想到鸣人会直接这么干!有勇气!”

“当时在办公室里听到还吓了我一跳。”

“别说什么客气的,现在都成亲家了,就等他们小俩口正式结婚了。”

可是声音里怎么有四代目的声音?而且在说什么?结结婚?!!

【漩涡鸣人:毕竟这不仅仅是我的一个愿望,同时也是我像一个人许下的承诺,必须完成的承诺。】

把鸣人带到自己的房间后,雏田才鼓起勇气向鸣人道歉:“对不起,鸣人,让你见笑了。”

鸣人立即轻松地打了个哈哈,宽慰道:“没事的,我只是没想到日足大人会有这样的一面。”

接着,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雏田本就难以与鸣人正常交谈,此刻更是在自己的房间,更觉得紧张得无以复加。

而鸣人则因为刚才的表白,内心虽波涛汹涌,表面却努力维持着沉稳。

最终,还是鸣人鼓足勇气,结结巴巴地开口:“所以,刚才的话……我……”

“我,我……”

雏田此时与鸣人独处一室,心中慌乱至极。

对方的身份又是她心仪已久的鸣人,让她几乎要崩溃。

若不是内心充满了喜悦,恐怕又要像以前一样,两眼一黑,晕倒在地。

然而,就在这时,花火的声音突然响起:“姐姐,你倒是说句话啊!”

雏田和鸣人这才发现,花火一直坐在房间的角落里,默默地观察着他们。

“花火,你怎么在这里?”

花火不满地抱怨道:“你忘了吗?我是来找你逛街的,结果你一听到姐夫的声音,就跑出去了。”

“所以,你都看到了?”

雏田颤声问道,花火则点了点头。

“啊!!”

雏田瞬间感到无地自容,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幕,她此刻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没事的雏田……雏田?雏田!!”

看到雏田如此害羞,鸣人赶忙上前安慰。

然而,不安慰还好,鸣人一说话,反而让雏田感觉更加不好意思,紧接着两眼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到雏田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看着和平常没什么区别的房间,雏田迷迷糊糊的起身。

“做梦了吗?”

回想起记忆里最后的画面,鸣人来到她家向她告白。

这种事情应该不可能。

雏田摇摇头,直接把这个美好的景象当做梦境处理。

“嗯?有客人来了!”

听到大厅处传来的声音,雏田赶忙起身整理了一下妆容,毕竟有客人来,她这个大小姐怎么可能躲起来?

然而,当雏田靠近会客厅时,里面的声音也逐渐清晰。

“没想到鸣人会直接这么干!有勇气!”

“当时在办公室里听到还吓了我一跳。”

“别说什么客气的,现在都成亲家了,就等他们小俩口正式结婚了。”

可是声音里怎么有四代目的声音?而且在说什么?结结婚?!!

【漩涡鸣人:毕竟这不仅仅是我的一个愿望,同时也是我像一个人许下的承诺,必须完成的承诺。】

把鸣人带到自己的房间后,雏田才鼓起勇气向鸣人道歉:“对不起,鸣人,让你见笑了。”

鸣人立即轻松地打了个哈哈,宽慰道:“没事的,我只是没想到日足大人会有这样的一面。”

接着,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雏田本就难以与鸣人正常交谈,此刻更是在自己的房间,更觉得紧张得无以复加。

而鸣人则因为刚才的表白,内心虽波涛汹涌,表面却努力维持着沉稳。

最终,还是鸣人鼓足勇气,结结巴巴地开口:“所以,刚才的话……我……”

“我,我……”

雏田此时与鸣人独处一室,心中慌乱至极。

对方的身份又是她心仪已久的鸣人,让她几乎要崩溃。

若不是内心充满了喜悦,恐怕又要像以前一样,两眼一黑,晕倒在地。

然而,就在这时,花火的声音突然响起:“姐姐,你倒是说句话啊!”

雏田和鸣人这才发现,花火一直坐在房间的角落里,默默地观察着他们。

“花火,你怎么在这里?”

花火不满地抱怨道:“你忘了吗?我是来找你逛街的,结果你一听到姐夫的声音,就跑出去了。”

“所以,你都看到了?”

雏田颤声问道,花火则点了点头。

“啊!!”

雏田瞬间感到无地自容,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幕,她此刻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没事的雏田……雏田?雏田!!”

看到雏田如此害羞,鸣人赶忙上前安慰。

然而,不安慰还好,鸣人一说话,反而让雏田感觉更加不好意思,紧接着两眼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到雏田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看着和平常没什么区别的房间,雏田迷迷糊糊的起身。

“做梦了吗?”

回想起记忆里最后的画面,鸣人来到她家向她告白。

这种事情应该不可能。

雏田摇摇头,直接把这个美好的景象当做梦境处理。

“嗯?有客人来了!”

听到大厅处传来的声音,雏田赶忙起身整理了一下妆容,毕竟有客人来,她这个大小姐怎么可能躲起来?

然而,当雏田靠近会客厅时,里面的声音也逐渐清晰。

“没想到鸣人会直接这么干!有勇气!”

“当时在办公室里听到还吓了我一跳。”

“别说什么客气的,现在都成亲家了,就等他们小俩口正式结婚了。”

可是声音里怎么有四代目的声音?而且在说什么?结结婚?!!

【漩涡鸣人:毕竟这不仅仅是我的一个愿望,同时也是我像一个人许下的承诺,必须完成的承诺。】

把鸣人带到自己的房间后,雏田才鼓起勇气向鸣人道歉:“对不起,鸣人,让你见笑了。”

鸣人立即轻松地打了个哈哈,宽慰道:“没事的,我只是没想到日足大人会有这样的一面。”

接着,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雏田本就难以与鸣人正常交谈,此刻更是在自己的房间,更觉得紧张得无以复加。

而鸣人则因为刚才的表白,内心虽波涛汹涌,表面却努力维持着沉稳。

最终,还是鸣人鼓足勇气,结结巴巴地开口:“所以,刚才的话……我……”

“我,我……”

雏田此时与鸣人独处一室,心中慌乱至极。

对方的身份又是她心仪已久的鸣人,让她几乎要崩溃。

若不是内心充满了喜悦,恐怕又要像以前一样,两眼一黑,晕倒在地。

然而,就在这时,花火的声音突然响起:“姐姐,你倒是说句话啊!”

雏田和鸣人这才发现,花火一直坐在房间的角落里,默默地观察着他们。

“花火,你怎么在这里?”

花火不满地抱怨道:“你忘了吗?我是来找你逛街的,结果你一听到姐夫的声音,就跑出去了。”

“所以,你都看到了?”

雏田颤声问道,花火则点了点头。

“啊!!”

雏田瞬间感到无地自容,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幕,她此刻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没事的雏田……雏田?雏田!!”

看到雏田如此害羞,鸣人赶忙上前安慰。

然而,不安慰还好,鸣人一说话,反而让雏田感觉更加不好意思,紧接着两眼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到雏田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看着和平常没什么区别的房间,雏田迷迷糊糊的起身。

“做梦了吗?”

回想起记忆里最后的画面,鸣人来到她家向她告白。

这种事情应该不可能。

雏田摇摇头,直接把这个美好的景象当做梦境处理。

“嗯?有客人来了!”

听到大厅处传来的声音,雏田赶忙起身整理了一下妆容,毕竟有客人来,她这个大小姐怎么可能躲起来?

然而,当雏田靠近会客厅时,里面的声音也逐渐清晰。

“没想到鸣人会直接这么干!有勇气!”

“当时在办公室里听到还吓了我一跳。”

“别说什么客气的,现在都成亲家了,就等他们小俩口正式结婚了。”

可是声音里怎么有四代目的声音?而且在说什么?结结婚?!!

【漩涡鸣人:毕竟这不仅仅是我的一个愿望,同时也是我像一个人许下的承诺,必须完成的承诺。】

把鸣人带到自己的房间后,雏田才鼓起勇气向鸣人道歉:“对不起,鸣人,让你见笑了。”

鸣人立即轻松地打了个哈哈,宽慰道:“没事的,我只是没想到日足大人会有这样的一面。”

接着,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雏田本就难以与鸣人正常交谈,此刻更是在自己的房间,更觉得紧张得无以复加。

而鸣人则因为刚才的表白,内心虽波涛汹涌,表面却努力维持着沉稳。

最终,还是鸣人鼓足勇气,结结巴巴地开口:“所以,刚才的话……我……”

“我,我……”

雏田此时与鸣人独处一室,心中慌乱至极。

对方的身份又是她心仪已久的鸣人,让她几乎要崩溃。

若不是内心充满了喜悦,恐怕又要像以前一样,两眼一黑,晕倒在地。

然而,就在这时,花火的声音突然响起:“姐姐,你倒是说句话啊!”

雏田和鸣人这才发现,花火一直坐在房间的角落里,默默地观察着他们。

“花火,你怎么在这里?”

花火不满地抱怨道:“你忘了吗?我是来找你逛街的,结果你一听到姐夫的声音,就跑出去了。”

“所以,你都看到了?”

雏田颤声问道,花火则点了点头。

“啊!!”

雏田瞬间感到无地自容,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幕,她此刻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没事的雏田……雏田?雏田!!”

看到雏田如此害羞,鸣人赶忙上前安慰。

然而,不安慰还好,鸣人一说话,反而让雏田感觉更加不好意思,紧接着两眼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到雏田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看着和平常没什么区别的房间,雏田迷迷糊糊的起身。

“做梦了吗?”

回想起记忆里最后的画面,鸣人来到她家向她告白。

这种事情应该不可能。

雏田摇摇头,直接把这个美好的景象当做梦境处理。

“嗯?有客人来了!”

听到大厅处传来的声音,雏田赶忙起身整理了一下妆容,毕竟有客人来,她这个大小姐怎么可能躲起来?

然而,当雏田靠近会客厅时,里面的声音也逐渐清晰。

“没想到鸣人会直接这么干!有勇气!”

“当时在办公室里听到还吓了我一跳。”

“别说什么客气的,现在都成亲家了,就等他们小俩口正式结婚了。”

可是声音里怎么有四代目的声音?而且在说什么?结结婚?!!

【漩涡鸣人:毕竟这不仅仅是我的一个愿望,同时也是我像一个人许下的承诺,必须完成的承诺。】

把鸣人带到自己的房间后,雏田才鼓起勇气向鸣人道歉:“对不起,鸣人,让你见笑了。”

鸣人立即轻松地打了个哈哈,宽慰道:“没事的,我只是没想到日足大人会有这样的一面。”

接着,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雏田本就难以与鸣人正常交谈,此刻更是在自己的房间,更觉得紧张得无以复加。

而鸣人则因为刚才的表白,内心虽波涛汹涌,表面却努力维持着沉稳。

最终,还是鸣人鼓足勇气,结结巴巴地开口:“所以,刚才的话……我……”

“我,我……”

雏田此时与鸣人独处一室,心中慌乱至极。

对方的身份又是她心仪已久的鸣人,让她几乎要崩溃。

若不是内心充满了喜悦,恐怕又要像以前一样,两眼一黑,晕倒在地。

然而,就在这时,花火的声音突然响起:“姐姐,你倒是说句话啊!”

雏田和鸣人这才发现,花火一直坐在房间的角落里,默默地观察着他们。

“花火,你怎么在这里?”

花火不满地抱怨道:“你忘了吗?我是来找你逛街的,结果你一听到姐夫的声音,就跑出去了。”

“所以,你都看到了?”

雏田颤声问道,花火则点了点头。

“啊!!”

雏田瞬间感到无地自容,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幕,她此刻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没事的雏田……雏田?雏田!!”

看到雏田如此害羞,鸣人赶忙上前安慰。

然而,不安慰还好,鸣人一说话,反而让雏田感觉更加不好意思,紧接着两眼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到雏田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看着和平常没什么区别的房间,雏田迷迷糊糊的起身。

“做梦了吗?”

回想起记忆里最后的画面,鸣人来到她家向她告白。

这种事情应该不可能。

雏田摇摇头,直接把这个美好的景象当做梦境处理。

“嗯?有客人来了!”

听到大厅处传来的声音,雏田赶忙起身整理了一下妆容,毕竟有客人来,她这个大小姐怎么可能躲起来?

然而,当雏田靠近会客厅时,里面的声音也逐渐清晰。

“没想到鸣人会直接这么干!有勇气!”

“当时在办公室里听到还吓了我一跳。”

“别说什么客气的,现在都成亲家了,就等他们小俩口正式结婚了。”

可是声音里怎么有四代目的声音?而且在说什么?结结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