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狗狗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狗狗看书 > 天元仙记 >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较量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较量

青州,临淄郡,联军总部。

屋室内,唐宁手持着先天宝葫,体内灵力源源不断涌入。

自回到联军后,他几乎每日闭门不出,全身心投入到凝结催化冰晶的状态中,直至体内灵气几近耗尽,他才深深呼了口气,而后收起葫芦,翻出丹药吞入腹中,盘坐而下。

不知过了多久,耳听外间敲门声响起,他睁开双目,随着石门咯吱转开,庄青自外而入,向他行礼道:“师叔,有一名自称是魏渊的大乘中期修士在本部之外,指名道姓要见您,他自言乃天下商会的护法。本部护卫殿不敢放他入内,并已禀报了韩殿主。韩殿主差人来,请您去见他。”

来的还蛮快的,唐宁没有言语,起身向外而去,来到韩嗣源洞府后,稽首行了一礼:“韩师兄,你找我?”

“唐师弟来了,请坐。”韩嗣源满面亲和的微笑:“我刚收到护卫殿禀告,说天下商会护法魏渊已在本部之外,并言有事见你。不知他为何而来?唐师弟与他可有私交?”

“没有,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来找我。”

“这就奇怪了,那他为何不远万里迢迢,从沧溟海到青州专程见你。我是担心他来者不善,所以先请你过来商议。”

“我和他从未会过面,本宗和天下商会又无往来,他就算是兴师问罪,也不应该直接来找我。他孤身而来,我看应该是一些私人的事情,他既点名道姓见我,我就先去见见他,看看他所为何事而来?”

“嗯,那好,有什么情况随时知会我。”

唐宁转身出了洞府,来到护卫殿,与随同人员一道来到巨大光幕之外。

“唐道友,久闻大名。”见他到来,魏渊面带微笑稽首。

“不知魏道友此来所为何事?”有护卫殿人员在一旁,唐宁也得装模作样一番。

“在下有一点小事要咨询道友,不知可否移步一谈?”

“那就请到在下洞府详叙吧!”

两人随即入了里间,来到唐宁洞府主室,当石门合上后,魏渊仍然保持笑容不变,手中翻出一个储物袋,递给他道:“唐道友,在下是奉本商会江大人之命而来,兑现先前的承诺。”

唐宁手一招,其手中储物袋便落在他跟前,没有任何避讳,他直接打开了储物袋,内里诸多物品一一漂浮而出,一个个玄色小瓶子摆在了他身前案桌上,一共一百瓶丹药,内里全是半蓝半紫的仙元丹。

他当时也没很在意当日两人一共问了多少问题,江庭安直接派人送了一百瓶仙元丹来,可见是个讲究人,当然主要还是为了表达善意和不斤斤计较的态度。

除了仙元丹外,还有三个精美的石盒,盛放着升龙丹、融魂丹、化骨丹。

唐宁一挥手,所有物品又有序钻入了储物袋中。

“江道友果然是重信守诺之人,只不知答应我的妖丹、魔晶什么时候送到。”

“我此来正是为了此事,本商会已经在尽力筹集道友所需之物了,即使用尽了混身解数,一时间还是没办法全部筹集,江大人派我来问,不知可否用其他等价值物品交换?”

“我也没要求江道友一下就将妖丹、魔晶送来,你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筹集,不急于一时。”

听到他拒绝的话语,魏渊并未显露失望神色,袖袍一挥,几个储物袋飘荡而出,轻轻落在唐宁案桌前:“这是第一批妖丹和魔晶,共五百颗六阶魔晶、五十颗七阶魔晶、五颗八阶魔晶。唐道友请清点一下。”

唐宁随即打开储物袋,内里众多石盒飘荡而出,他抽查了一部分,随即收了起来,满意的点了点头:“有劳魏道友了,不知第二批什么时候送来?”

“本商会正在全力搜集,待集齐后自然会给道友送来。唐道友,还有一件私人事情,江大人托我询问一下。”

“魏道友请说。”

“天元界是否有连接死灵界的空间通道存在?”

“这个问题我就免费回答吧!没错,两个界面之间确实有一条相连通道,至于在哪,恕我暂时无可奉告。”

“多谢唐道友解答。”

“请魏道友替我转告一句话给江道友,我不希望海月族再有人去打扰。”

“唐道友放心,我们保证,不会再有人去叨扰海月族。”

“那就好。”唐宁不动声色点了点头,两人都明白话里所指。

他提出这个问题实际上指的是人间商会和乾坤商会是否会因天下商会在器灵界的大规模行动而对海月族展开调查,此事肯定瞒不过人家商会和乾坤商会的耳目。

而魏渊肯定的回答,无疑是告诉他,天下商会那次行动本就有乾坤商会和人间商会参与其中,也就是说,他的秘密人家商会和乾坤商会高层也是知晓的。

“那我告辞了。”魏渊起身而去,唐宁亲自将他送出联军总部,并约定了下次见面方式。

目送其遁光远去,唐宁返身回了总部,来到韩嗣渊府中。

“唐师弟来了,见过魏渊道友了?他此来何事?”

“魏道友向我打听有关张世麟背后组织的事儿,天下商会现在也注意到了他们,并发现一名神秘大乘后期修士踪迹,疑似在青州伏击我的那位。因此来打探消息。”唐宁已经想好了应对之词。

“原来如此,他们在哪发现的那名大乘后期修士?”

“天下商会有情报,说是在杨州出现一名未知身份的大乘后期修士。”

“杨州?天下商会有查到此人信息吗?”

“没有。”

几句话敷衍了韩嗣源后,唐宁离了此间回到洞府,立刻就将魏渊送来的妖丹魔晶塞入葫芦内。

………

天光晴朗,万里无云,高空之上,一道遁光激射而过。

许文若正行之间,突然察觉到了什么,他猛然驻足而停,面色凝重的望着前方。

只见虚空中一道人影若隐若现,其人披袍带斗遮掩着身形。

“前辈是什么人?为何要拦晚辈去路?”许文若警惕的问道。

“终于找到你了。”男子掀开头上斗笠,现出本来面貌,只见其面色白皙,五官端正,面上带着微笑,眼神却有些狂热。

“是你。”许文若眼神一凝。

“丁建阳。没想到你竟然突破了大乘境,还出现在这里,你想要干什么?”

眼前之人正是幽冥海组织一直通缉追捕的要犯,丁建阳面带如浴春风的微笑,语气轻柔缓缓道:“我一直好奇他命运中的异常波动是怎么回事?原来我以为是我的存在影响他的命运。直到那次遇到柳茹涵被青蛟族元鉴伏击,我才明白,原来是有人在暗中操纵他们的命运。”

许文若目光紧盯着丁建阳眼睛,原本警惕的神色已消失不见,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从容。

“你不是丁建阳。”

丁建阳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语,自顾自说道:“你隐藏的很深,我之前竟然没有发现。若不是你挑动青蛟族伏击柳茹涵,我也不能确定是你。为了揪出你,可费了我不少功夫。如此看来,你对命运的掌控并没有到很深的地步。”

“你究竟是什么人?”此刻,许文若面上非但没有任何恐惧忧愁,反而眼神一亮,多了几分好奇。

“我是谁不重要,只要你把东西交出来,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呵呵。哈哈,哈哈哈。”许文若突然大笑起来,好像遇到了什么十分可笑的事情:“有趣,真是有趣,这个世界比我想象的要有趣多了。”

就在他大笑之际,丁建阳猛然一只手向着他抓去,霎时间,天地为之一变,许文若整个置身于一片黑暗空间内。

他手中一翻,一本玄色书册出现在手掌,他右手执笔,飞快在书册上写了句话。

黑暗空间立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切又恢复了天清气朗。

许文若身形一个闪烁,便已远遁了数十里开外。

丁建阳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微笑:“原来是它。”

许文若身形时闪时现,他右手玄笔不停的在玄册上写着什么,下一刻,丁建阳身形已出现在他面前。

只见一个巨大黑影,像无数触手般径直钻入了许文若手中的玄色书册内。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两个人咫尺相隔,面对着面却一动不动,好似被石化了。

也就百余息的功夫,无数黑色触手从玄色书册内钻出,穿过许文若身体,回到了丁建阳体内。

霎时间,许文若身体一道道裂纹遍布,如同镜子般碎裂成无数血雨,从高空坠下。

丁建阳手中一翻,玄色书册已出现在他掌中,正当他伸出手要翻阅书卷时,指尖刚碰到纸张,那书册就化作齑粉随风而散。

丁建阳猛然回头,但见许文若尸身已化作满地碎沫血肉,他眉头一皱,似乎有些疑惑,身形一闪,来到那散碎血沫旁看了好一会儿,目光微微闪动,良久才离了此间。(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